释放改革红利金融混业大幕拉开

jdadmin 2

       “混业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今年5月下旬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短期公司债券试点就是一个强烈信号。”某银行行长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银行持有券商牌照只是时间问题,金融混业势在必行。而金融混业释放的改革动能将赋予金融行业更多红利。

        实际上,金融混业大幕正徐徐拉开。

        紧接着,5月2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开展公开发行短期公司债券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此前,交易所短期公司债券只针对机构投资者非公开发行。现在可以公开发行,类似于公募债券,其对标的是银行间市场的短期融资券。此举可看作是银行业向券商让利。”某资深交易员分析,“也许接下来就是证券业向银行让利。”果然,银行将获得券商牌照的消息日前不胫而走。

        放开商业银行进入券商行业,打通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壁垒,有助于银行增加多元化收入来源;同时,可望打造出“航母级”券商,做大市场蛋糕,提升金融机构国际竞争力。

        如果颁发新牌照,可以类比商业银行申请公募基金牌照的情况。上述券商人士分析,商业银行一直对申请各类金融牌照兴趣浓厚,而基金行业格外青睐银行强大的销售渠道。即便如此,目前“银行系”公募基金数量有限。中国证券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进行统计,公募基金管理人中,“银行系”仅15家,“券商系”高达69家。截至7月5日,“银行系”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净值(非货币)合计约2万亿元,占全市场份额23.18%。

        二十余年分与合

        “当年有两个标志性事件:关闭海南发展银行;对信托行业清理整顿,证券与信托分家。”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介绍。

       “如果能有银行业5%的资本投入证券行业、投入直接融资领域,证券公司的净资产至少增加50%。这样会使得证券公司变成强大的金融机构。”连平说,当前我国金融体系与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监管体系已梳理得非常清晰,风险“防火墙”“隔离栏”非常有效。虽然银行规模庞大,但在涉足证券业时,监管可以做出明确规定,比如运用“一参一控”防止垄断。

        输送风控理念

        四川信托暴露风险的TOT(信托中的信托)规模达百亿元。业内人士称,四川信托的风险暴露与已深陷泥潭的安信信托有关联。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28宗,涉诉本金105.39亿元。

        信托投资经理赵雷(化名)介绍,在企业融资过程中,企业优先考虑的一般顺序是:发行债券、银行贷款、信托融资、券商资管产品融资、基金子公司资管产品、私募明股实债融资、P2P网络小贷融资等,利率由低到高。不符合银行贷款条件的企业、政府融资平台多通过其他通道,付出远高于银行贷款的成本获取资金。风险暴露的顺序往往正好反过来:P2P网络小贷融资、私募明股实债融资、基金子公司资管产品……

        放眼国际金融市场,混业经营已是大势所趋。目前许多发达国家的商业银行已实现从传统的存款、贷款业务,向投资、证券、保险业务一体化发展的现代金融业务架构转型。

        “我国银行业的主要利润来源仍然是存贷款利差。如不加快业务模式创新,有可能进一步拉大与世界银行业的差距。可以说,混业经营与监管也是提升金融机构竞争力的必要之举。”连平说。


关注我们

首页
服务
新闻
文化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