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渠道“补血” 千亿专项债驰援中小银行

jdadmin 8

        临近岁末,中小银行注资“补血”明显提速,与此同时,金融监管部门频频发声,力挺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完善治理。12月7日,广东省将招标发行100亿元专项债券,支持四家地方银行资本金补充。山西、陕西、浙江等地专项债也将陆续“开闸”注资中小银行。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60余家银行通过(含计划)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等方式补充资本金,金额超万亿。

        业内人士指出,流动性风险是当前中小银行面临的重要发展瓶颈。今年在盈利普遍放缓的情况下,资本实力较弱的中小银行对补充资本金需求明显提升。加大资本补充支持力度,有利于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缓解风险,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导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中小银行岁末“补血”提速

        首个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计划即将落地。中债网发行公告称,广东省将于12月7日招标发行100亿元专项债券,用以支持四家地方银行资本金补充。该债券由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作为资金运营主体,通过间接入股等方式对四家银行注资补充资本金。

       日前财政部宣布先行下达新增专项债额度2000亿元,用于支持化解中小银行风险。包括温州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内蒙古银行等银行已相继披露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金公告。此外,山西、陕西、浙江三省均将在12月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额度分别为153亿元、46亿元、50亿元,期限均为10年期。

        各地专项债补充资本陆续“开闸”无疑为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拓宽了渠道。近期,商业银行发债“补血”明显提速。根据Wind数据和相关公告,开年至今,已有60余家银行通过(含计划)发行可转债、二级资本债、优先股、永续债、金融债和定向增发等方式补充资本金,金额超万亿元。

        其中,永续债成为中小银行“补血”新宠。仅11月,银行永续债发行量已超1000亿元,远超去年同期水平。从发行主体看,中小银行占比超八成。

        此外,鲜有使用的配股融资补充资本也打破七年沉寂。配股融资,简单理解即上市公司向原股东打折出售股票进行融资。11月17日,江苏银行通过配股融资补资本的计划获得证监会核准。业内认为,此举可以大幅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今年在商业银行盈利普遍放缓的情况下,银行补充资本金需求明显提升,尤其是资本实力相对弱的中小银行。整体看,银行资本金补充压力不减的情况下,年底银行资本补充的积极性依然较高。

        监管力挺多渠道资本补充

        支持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一直是监管部门的政策着力点。近期,金融监管部门再次密集发声,力挺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撰文指出,疫情冲击下新老问题相互交织叠加。其中,银行业不良资产反弹压力骤增。一些中小金融机构资本缺口加速暴露。

        根据日前发布的银行业三季报数据统计,截至三季度末,36家上市银行中有15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部分中小银行下降幅度较为明显。其中,无锡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相比下降1.33个百分点至8.87%,接近监管红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三季度银行业运行报告显示,总体上看,商业银行的各项流动性指标数值都满足监管指标的下限。其中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面临较大挑战,未来还是应该在加强核心负债、降低负债成本、增加资本金补充和合理压缩同业资产规模方面多下功夫。

        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指出,下一阶段,将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体系,对银行体系开展全覆盖的压力测试,支持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加大不良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力度及核销处置力度,增强金融机构的稳健性和可持续经营能力。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流动性风险是当前中小银行面临的重要发展瓶颈。一方面,面对政策和市场的调整,中小银行同业负债和资产缩表的压力较大。另一方面,由于中小银行存款先天不足,疫情影响下存款压力更大。加大资本补充力度政策的出台在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缓解风险隐患的同时,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导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统筹深化改革和风险化解

       资本补充之外,下一阶段,监管部门还将持续推进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风险化解,确保中小银行稳健发展。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撰文指出,从完善制度入手,支持中小银行和农村信用社持续健康发展,形成各类银行公平竞争的银行体系结构。

        郭树清日前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提出,坚定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国有商业银行改革,持续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化解风险,改革优化政策性金融。推动完善公司治理,强化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监管。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指出,中小银行的风险点集中于几个方面,一是历史上定位模糊,长期粗放经营,盲目贪大求全,内控体系不完善,资产质量历史包袱较重;二是在经济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一些行业性区域性风险有所加大,部分中小银行既面临展业方向不清,新增长点缺失,也面临不良压力巨大、资本补充不足的生存问题。

        他预计,后续监管仍将统筹中小银行发展、深化改革与防范风险。对于农信农合等涉农金融机构,进一步推进改制;对于问题金融机构,着力恢复其可持续经营能力和有序出清;对于多数中小银行,则鼓励其找准定位,实施差异化经营,在市场中找到自我发展之路。

关注我们

首页
服务
新闻
文化
关于